非遗寻访|草编手工技艺
2018-10-12 08:54:39  日照日报社

U0_VWL3K$4A[UA2E3HOG6$L.png

  小暑后两日,一场淋漓大雨“杀”去连日暑气,树荫下有风的湿气,万物精力弥满,张驰有节。这时,将雨写到文章里,会让看到此句的人“入清凉地,生欢喜心”;挥扇生风,伴着一杯绿茶,亦能成个清凉界。去陈疃采访的三个项目中,尚有“草编”一则懈怠数日,想起白石老人所说的“日日挥刀”“日渐精进”,便趁着清凉未散,风雨琳琅,正是完成此篇的好时段。

  那天,采访完“虎头鞋的制作技艺”,我们马不停蹄地又赶往陈疃二村采访“草编”。此时已近中午,朗日当空,暑热威武。在乡村人家,都习惯将隔挡作为夏季暂用的客厅,摆一张小方桌,喝茶聊天,清风从大门而入,穿堂入户,让人觉得明亮爽畅。我们就是在草编传承人许凤美家中的隔挡里展开采访。

  许凤美,1955年出生,陈疃二村人。刚去时,许凤美不在家,我环顾四周,院子遮着防晒网,只留一个天窗,夏季明烈的阳光打照进来,落在几盆绿植上,显得通体碧透。小院干净清爽,生活因勤快而殷实洁净,南屋放着许凤美编到一半的蒲扇。

  我们落座不久,许凤美回家了。还有几个与许凤美同龄的妇女也来做客。她们说起六十年代的陈疃河,河里都是大蒲汪,蓊郁茂盛。每年六七月,人们便从河边割回蒲草,晾晒,待用。蒲草在《孔雀东南飞》里化作情感绵韧的替代,“君当如磐石,妾当如蒲草,蒲草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”。蒲草柔韧滑软,散发着植物清香,极适合草编。那时村里会草编的人很多,许凤美家中的四姐妹,大姐许星河、二姐许星华、三姐许凤华,和许凤美在少时都跟随母亲潘为兰(1922年出生)学会了草编技艺,她们主要编制凉席和蒲扇。那时专门有串村走户收购的商贩。蒲扇卖五分钱一把,凉席几块钱,用以贴补家用。

  许凤美将编到一半的蒲扇拿出来,为我讲述编制的方法:

  第一步,选料。选择的蒲草一般宽窄均匀,截成六七十公分长短。

  第二步,浸泡。将蒲草浸泡湿透,编之前用脚踩一踩,以免在编织过程中折断。

  第三步,布经。选择柔韧性较好的蒲条作为纬条,两根粗细相同的蒲草并叠作为经条,用纬条绞拧固定住经条,经纬相交处距离根部45-50厘米。注意纬条的绞拧方向应当一致,经条要排列整齐,经条的多少视扇子大小而定,排好后用纬条系好。

  第四步,劈经。用光滑的木板将蒲条赶压,再将蒲条平分为二。

  第五步,编扇面。分为扇顶、右侧和左侧,用“挑二压二”法,人字纹编织。

  第六步,缠扇把。插入筷子,先用麻线勒紧,再用蒲草札好,一般扎三四处即可固定。把尾部多余部分剪齐。

  因为口述和领会并不能完全重合,我走的时候,许凤美把她编到一半,和全部编完的蒲草扇子各送一把与我。当然,这不是《尔雅》中的“以木曰扉,以苇曰扇”的礼仪之具,不是“羽扇纶巾,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”的权力象征,也不是“飒如松起籁,飘似鹤翻空”的文人墨客的把玩,而是一把生于旷野清风,带着陈疃小镇一方天地仁和的“凉友”。凉友,是扇子的一个别名。宋陶谷《青异录·器具》中讲到:“净君扫浮尘,凉友招清风”,是帚与扇明矣。


本期编辑:沐&沐      0
留言
    
下载"主流日照"APP,查看更多留言
日照日报、黄海晨刊、日照新闻网、主流日照客户端、日照日报微信公众号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,注明来源为"日照日报""黄海晨刊"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本社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、个人转载或引用,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、修改。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:"日照日报"或"黄海晨刊"。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